提问
  • 标题:
  • 背景
    说明:
  • 匿名  提交

【连载】一位行政总裁的手记(45):朝令夕改

0
2013-09-05 12:28 | HR杂家 | 评论:4

“安迪,出大事了,证劵管理局找我们公司麻烦来了,”财务总经理丁勇一进来,就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

“不要着急,你慢慢说,出什么事了,证管局找我们什么麻烦?”安迪冷静地说道。

“证管局致函我们公司说HKSS涉嫌虚增上半年度利润,勒令公司加强内部管理,限时两周进行整改,重新上报数据,向全体股民澄清事实,并保留对法定代表人和直接责任人进一步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安迪你看这事咋办?”科班出身、循规蹈矩、缺乏管理和危机处理经验的丁勇显然已被弄得不知所措。

“你有没有跟主席报告呢?”安迪按照正常思维模式帮助丁勇整理着应对思路。

“报告了,上半年度财报是霞姐负责编制的,主席并不知道具体细节,让我找霞姐,于是,我找了她,可回答说她现在已不负责财务中心工作,要我自己来处理,我只得又报告,结果主席就让我来找你,”丁勇回答道。

安迪想,丁勇一般不会无中生有,霞姐是个好大喜功的人,但遇到问题时,那是绝对不会主动承担责任的,但是,霞姐对此不作为,主席为什么要丁勇来找自己呢,安迪一下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是继续了解情况吧,于是他说道:

“丁总,你不用慌,我们继续分析下去,霞姐目前虽然没有负责这项工作,但上半年年报是她负责编制的,如果有问题,肯定要被问责,怪不到你头上,这个你先放下,暂时不做讨论,现在要说的问题是,利润虚增多少?是怎样被查出的?如果是事实,是谁指使这样做的?”

“虚增1.2个亿,虚增利润一般操作手法是虚减负债表里的成本,同时虚增现金流量才不易被察觉,但霞姐做的特别外行,只是增加了利润,其他指标都未作相应的调整,这是被查出原因,我明白这些伎俩,但我个人历来反对财务报表作假的行为;至于是谁同意霞姐这么做的,主席说他一点也不知道,”丁勇从技术层面分析了前因后果,也回答了安迪所提出的问题。

丁勇真是个书呆子,这么大的事,主席怎么会一点不知道呢?为了财务报表的好看,为了树立投资人信心,许多企业都会做类似的动作。财务部门根据证券部的要求,虚拟一定的利润,报领导口头同意后编制财务报表,缺口尽量在年度或下一年度财报中补上,就这一点,主席定然不会追究霞姐的问题,但绝不会原谅她简单无知的操作手法。想到这里,安迪已明白了事件大致的来龙去脉了,便对丁勇说道:

“我建议按照证管局的要求,立即如实编制上半年度财务报表,如果公司上半年的利润没有实现计划目标,请分析原因和应对措施,并承诺在下半年努力追回来,哦,也要说明采取哪些改进措施来争取更高绩效,譬如,通过绩效管理,优化流程和拓展新项目等等,如果你认为没有意见,也请你给主席和总裁做个汇报,把我们达成共识的意见转告他们,征得老板的同意,你看这样处理可以吗,丁总?”

“好,只能这么办了,”丁勇拿到了答案,赶着回去组织人手重编财报去了,安迪却重重地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椅子里。以前是道听途说地了解到公司这些不良习惯,今天终于亲历了这件违规事件的应对过程,不禁深深担忧了起来,我们为什么不能通过创新、优化经营,增强科学管理和用好人才来提升绩效呢,一种新的使命感在安迪的脑子里油然而生

“呯”的一下,行政总监孙丽丽撞门而入,使正在沉思中的安迪吓了一大跳,直见她魂不守舍地说道:

“老林因在网络上造谣,被公安局抓去了。”

“什么?老林被抓了,你先坐下,那是怎么回事?”安迪站起身来,惊讶地问道。

“区公安局的人来电话说,老林在他自己的微博上,不断转发或散布对社会不稳定的信息,昨晚被带走询问,现在要我们单位派人去保释,”孙丽丽终于把事情给说清楚了。

“为什么不让他家人去呢,这是他的个人行为呀?”安迪疑惑道。

“老林是外地人,他的亲人都在老家,上海就他一个人,我想大概是这个原因吧,”孙丽丽解释道。

“没有行政拘留,还让我们去领人,说明老林的问题不大,就辛苦你一下,带着公司介绍信跑一趟吧,”安迪边说边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准备向老板汇报这些情况,但向谁汇报呢,他想了想,拨通了主席的电话:

“主席您好,老林昨晚被公安带走了,理由是在网上散布谣言,但事情不大,刚才公安通知我们去领人,对,我已派人去了,”安迪报告道。

“这个老林,吃饱了撑着,没事搞什么网络活动,这一个个混蛋,尽是扶不起的阿斗,泥不上墙的庸人,副主席和总裁都在我这儿呢,你叫上张强也过来一下吧,我们再开个会,”主席说完,一如既往地没等安迪应答,就挂了电话,安迪看了看拿在手上的电话,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按掉通话键,重新拨号找了张强,通知他去主席那儿开会。

这回,主席、Macy和总裁一起在大老板的办公室沙发上坐着,没有再转移去贵宾接待室开会,凌洁今天是第二次将张强和安迪引了进去。

“我这个人呢,啊,脾气急,做决定过于武断,副主席、你们的总裁都已经批评过了,哈哈,”主席半真半假的几句话,就算对上午会议的决定做了否定,张强跟着笑了,安迪则是放怀大笑,接着,Macy和总裁也笑了起来,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

“安迪,你把霞姐负责编制的上半年度财报被证管局勒令整改的情况跟大家说说,然后各位讨论一下应对措施,”主席发话道。

“证管会指出我们公司上半年财务报表涉嫌虚增利润达1.2亿,要求我们重报,自查整顿,并保留进一步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虽然很多公司为了保证股民信心,或多或少都会那样做,但偏偏我们被查处了,刚才丁勇跟我说,不是证管局针对我们,而是我们虚增利润的同时,没有考虑到虚减成本和重新评估现金流报表,”安迪报告完了,没有提关于霞姐的一个字。

“这个霞姐,虚增1.2亿是她提出来的,说只有这样才能完成我们公司向股民承诺的半年度增长业绩,我当时犹豫地问过她,我们为什么不实事求是地做财报呢,她回答说为了财报的漂亮,每个上市公司都这样做,而且保证会处理好一切技术问题,绝对不会有问题,我看霞姐已跟不上时代了,最近是错误百出,”主席抱怨道。

“我同意主席原来的意见,咱们还是报实数比较妥当,增长还得靠管理,靠项目拓展,不能靠虚报,”Macy首先谈了看法。

“虚报表面看起来是为了公司有个好股价,但在中国,股价高低往往不直接与业绩成正比,反而会引来法律问题,甚至会害了企业实际控制人,所以还是实报为妥,”张强也明确表示了自己的意见。

“我支持实事求是,我们的业绩要通过变革、创新、管理和人才来实现,不能靠弄虚作假,”总裁力主实报。

安迪见自己的主张都被大家充分地表达了出来,就没有说话,最后主席裁决道:

“就请总裁亲自抓这项工作,修订财报,一周内报上去,安迪这里的公共关系部门也要活动活动,向有关人员述说我们坚持实事求是的决心。”

总裁、安迪分别应答后,主席继续说道:

“安迪,早上的任命还没来得及发吧,也好,我女儿决定把自己的私事往后挪挪,继续当她的总裁,负责集团所有日常事务;我和副主席主要负责董事局的工作,尽量不干预日常经营活动;撤了霞姐副总裁职务,任命为投融资中心副总经理,总经理重新招聘;老林做回审计总监,撤了他的审计中心总经理职务,中心总经理也重新招聘;至于Lisa么,我接受总裁的建议,暂不录用。关于绩效考核工作,请副主席来说说我们三人刚刚讨论的结果。”

“今年的绩效考核作如下调整,从7月份开始,绩效工资不再经过考核发放,所以工资按月足额支付;7、8、9三个月,按月度考核,三个月后,根据月度平均分大小,分别对获得前三名的职能中心或项目公司发放平均半个月的工资;从10月份起,按季度考核,奖金发放方式同第三季度;明年的方案到11月份讨论;项目公司绩效考核结果不与总部的挂钩;其他各个细节按现行考核办法执行。”Macy几乎变成了绩效管理专家。

“大家没有意见的话,安迪,你立即行文公布刚刚讨论的结果,”主席吩咐道。

“是,”安迪响亮地回答道。

朝令夕改,真是老一辈民营企业家的通病啊,但今天的朝令夕改改得好,它让企业仍然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也让安迪大大发挥了一把,实现了作为行政总裁的价值,更何况今天的‘朝令’还未发出,又一次政令上的乌龙被避免了,整个事件得到了圆满的结局。

本文由作者授权【围一桌】编辑发布,联系作者可通过围一桌私信或新浪微博@HR杂家,转载须经作者本人同意,并注明出处(围一桌)及本页链接http://www.wewehr.com/point/526/

题图:裁剪自张印泉作品《力挽狂澜》

阅读【一位行政总裁的手记】全集,请点击链接http://www.wewehr.com/user/26

已有0条评论还能输入2000个字

您还没绑定微博账号,现在就去绑定
    发送私信
    • 发 给:
    • 内 容:
    •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