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标题:
  • 背景
    说明:
  • 匿名  提交

【连载】一位行政总裁的手记(35):职场正道是沧桑

0
2013-08-02 17:45 | HR杂家 | 评论:5

人力资源管理委员会临时会议上午10点准时召开,由于主席正在搭乘美国达美航空公司的航班回国,要到晚上9点才能抵达上海;Macy正被Lisa门事件所困,因而两人都没有参加。会议由总裁主持,参会者包括新入职的吴靖生以及其他四位副总裁,还有审计中心总经理老林和财务管理中心副总经理丁勇等共8人,会议一开始,总裁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在处理Lisa问题的过程中,霞姐没有表现出一个高管应有的风范,反而推波助澜,致使公司谣言四起,损害了我们作为上市公司的形象,而且,在这个月的绩效考核工作上霞姐所犯的错误,使得财务中心管理工作已跟不上整个集团的发展节奏,为此,本人提议,免去其财务管理中心总经理的职务,同时不再分管融资和财务两个中心的工作,现在就请大家对此提议进行讨论。”

一向在会上不发表明确意见的老林,今天却一反常态,义正言辞地摆明了自己的观点:

“根据霞姐最近一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我认为,不仅要撤了她的财务中心总经理职务,还应该免了她副总裁的职务。"

安迪将眼光扫向坐在老林对面的霞姐,只见她抽搐了一下,是震惊还是恐慌,没人知道,但立即恢复了平静,此时的她,似乎还是没有从自己的修为上找问题,却用愤怒的眼神狠狠地瞪着老林,此时的她,仍然在怪着别人,还是没有从自己的修为上找问题,她痛恨老林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的德行,后悔当初对老林有难必帮的哥们义气;她咬牙切齿,真想破口大骂,但面对所有委员异口同声的责备,没有了那份胆量。

霞姐、吴靖生弃权,丁勇没有资格参加表决,其他5票一致通过了总裁的这项提议。接下来的议程是审核对丁勇的任命。

丁勇40岁,上海财大会计学本科,南京大学财务管理研究生,中国注册会计师,加入HKSS8年有余,历任主办会计、财务经理,3年前担任财务管理中心副总经理,他为人低调、和气,团队合作能力强,而且,他思维缜密,深谙地产行业上市公司财务管理技能。如此光鲜的履历,审核结果自然是全票通过。

就股票期权激励计划,会议讨论决定了诸多事项,一是激励总数定为1000万股;二是确定激励人员范围为各职能中心、项目公司正副职以上岗位的管理人员及董事局主席特别指定的其他员工;三是监事会成员、受到司法机关处理正在服刑期内的人员不得参与;四是激励对象的持股数量按职位等级分配,总裁300万股,常务副总裁200万股,副总裁150万股,职能中心、项目公司负责人50万股,副职25万股,其他人10万股;最后决定,以两周后第一个工作日的收盘价为基数。

会议还批准成立了股票期权激励工作小组,由董事局主席担任组长,副主席和总裁担任副组长,安迪为执行组长,组织工作小组的活动,组员为所有人力资源委员会成员,霞姐还作为小组秘书,配合安迪工作。

总裁还责成人力资源管理中心,对每位持股候选人的资格和身份进行审查和确认。

由于没了往日霞姐的无理取闹和利益争夺,这个临时会议进行得特别有效率,不到一个小时,总裁就宣布了会议结束。

安迪回到自己团队后,立刻召集人力资源部的成员开会,布置对股票期权激励对象进行资格审查和身份确认的任务。经过一个下午的工作,有5人被审核出身份证号码错误或入职登记姓名与身份证上不一致,除此之外,竟然还查出老茂的身份有严重问题。

员工关系经理小周报告说,老茂是一个正在服刑的犯人。听到这个消息,安迪简直被雷倒了,震惊之余,他还是冷静地要求不要声张,仔细核查后再做定夺,于是,他让小周找来老茂的简历,再将他的全名分别输入百度和Google等搜索引擎中后发现,老茂于2006年至2008年,在昆山一家名叫海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担任土建工程经理,其间,他伙同工程部总经理,受收分包商贿赂累计600余万,后因与该总经理分赃不匀发生纠纷而被举报,于2008年7月因涉嫌巨额受贿,被送交司法机关,最后苏州市人民法院判其服刑5年,前年,因身体原因被获准保外就医,截止到今年7月,服刑期应该还有一年。

安迪对网上的信息还是将信将疑,他亲自拨通了苏州市人民法院电话进行核查,结果证实事情是真的。挂了电话,安迪无力的坐倒在椅子里,心如乱麻,小周一个劲地催促去向老板们汇报,都被他制止了。

安迪想好好梳理一下老茂问题的方方面面。先不说霞姐、老茂的不诚实,也不说总裁因年轻善良轻信了他们,他首先从本职工作找问题,就自己所分管的人力资源工作质量来剖析,隐患还真不少,首先是入职材料的检查程序有漏洞,老茂在服刑期一定是没有身份证的,他档案袋里的身份证复印件必定不是人事职员亲手复印的;其次是背景调查,现在看来,老茂入职前后,人事有关人员就没有用互联网核查一下老茂的背景,更不用说对他以前工作过的单位进行背景调查了;再则,外地员工没有劳动手册,但我们为何不查一下他们的社保或公积金缴纳记录呢?

老茂蒙混过关地加入公司,是他个人的聪明,还是我们人力资源管理漏洞造成的呢?结论是显而易见的。小周急着要汇报是对的,但要系统思考一下该怎么说,准备了什么解决办法,操作结果又会怎样,等等。安迪不会那么草率,如果要汇报,先要检讨自己的工作没有做好,然后扎紧自家院子的篱笆,才有资格去说别人,思前想后,他这才对小周说道:

“Clay出差没回来,Lisa又请长假,只得请你辛苦一下,组织所有人事职员,检查一下员工入离职、试用期评估、劳动合同签订等项工作流程的漏洞,要举一反三,如果有有问题,请找到解决方案,修改制度流程,下周一例会由你做专题报告,有问题吗?”

“没问题,”有Clay或者Lisa在,安迪一般不会直接向小周这一级的员工直接布置工作的,有机会得到安迪直接指示和信任,小周觉得特别兴奋,自信心爆棚地回答道。

“还有,关于老茂的问题,暂时不能对任何人泄露,待公司有了定论后才可以向外公布,切记!”安迪不放心地叮嘱着小周。

小周答应着,走出了安迪的办公室。

思索良久,安迪这才拿起座机,要找老茂当面对质,但没有直接拨通他办公室的电话,安迪潜意识里有感觉,老茂这几天正在气头上,他可能不会接自己电话的,所以先拨通了总机让前台找到了他。一听是安迪的声音,老茂果然没好气地说道:

“李灵的事解决了没有,如果没有,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总裁昨天没找你谈吗,我认为公司不会改变对李灵延长试用期的决定的,我...”安迪还没说完,“啪”的一声,老茂挂了电话。

安迪无奈,灵机一动,电话找来了行政总监孙丽丽,对她说道:

“你去看一下霞姐在不在办公室,如果在的话,你告诉她说我有要事找她,请她下班前安排一个时间到我这儿来一下。”

“安迪,你找我吗?”过不多一会,霞姐敲门进了安迪的办公室,态度出奇地谦逊。

“是的,霞姐,坐下说,”安迪像往常一样客气地说道:“按照上午人力资源委员会临时会议的要求,我们对持股候选人的身份和资格一一进行了核查,结果有5个人身份证号码或姓名有误差,我们已着人去纠正了,有一件事比较大,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后再向总裁汇报,你...”

“啥事?跟我有关吗?”霞姐紧张地打断了安迪的话。

“不直接与你有关,是你先生老茂的问题...”

“我老公他怎么啦?”霞姐又一次打断了安迪。

安迪把老茂正在服刑的事实如实告诉了霞姐,还没讲完全部,情绪激动的她,站起身来指着安迪的鼻子说道:

“你们这是在诬陷,诽谤,等主席回来,我要找他来评评理,我受够了你们这些家伙对我们夫妻俩的非难,安迪,我告诉你,你们的所作所为是没有好结果的!”霞姐暴跳如雷。

“霞姐,你先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安迪知道霞姐是色厉内荏,在心虚,所以,依然心平气和地讲了下去:“起初我也不相信,因为我一向认为,网上的东西不可认真,可是,我亲自向苏州市人民法院核查,才确认结果是真的。我本来想直接找老茂谈的,可他把我的电话给挂了,只得先跟你研究一下,看看怎么做才最恰当。”

听到这里,霞姐不再打呼小叫,而变得特别的顺从,分寸大乱地,甚至近乎哀求道:

“现在怎么办呢?安迪,看在我们同事一场,能否帮帮我们?我把老茂叫来,我们好好谈谈吧,”

“行,你用我的座机打给他吧!”安迪应道。

霞姐用安迪的座机拨通了老茂的手机,没有接,试了几次仍然没有接,她轻轻挂上电话,跟安迪打了个招呼,直接冲向了老茂的办公室...

本文由作者授权【围一桌】编辑发布,联系作者可通过围一桌私信或新浪微博@HR杂家,转载须经作者本人同意,并注明出处(围一桌),本页链接【围一桌】http://www.wewehr.com/point/390/

阅读《一位行政总裁的手记》全集,请点击这里http://www.wewehr.com/user/26/

已有0条评论还能输入2000个字

您还没绑定微博账号,现在就去绑定
    发送私信
    • 发 给:
    • 内 容:
    •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