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标题:
  • 背景
    说明:
  • 匿名  提交

【连载】职殇(20):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事,听到了不该听见的话

0
2015-09-07 22:47 | 如果是一 | 评论:0

第十九章 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事,听到了不该听见的话

一觉醒来,阳光透着窗帘安静的洒在木制的地板上,苏沫睁开眼,满眼细碎的金色。瞬间心情大好,看隔壁床的晓燕还在熟睡,苏沫怕起床吵醒她,安静的躺在床上,窗外阳光灿烂,鸟语花香,躺了会儿,才7点都不到,这么早应该没有什么人,一个人去外边转转应该不错。苏沫忍不住起床的冲动,轻轻下床洗漱换了外衣,带上门出了房间。

房间外面是一条临窗的走廊,走廊上静悄悄的,厚重的窗帘半开半遮,地板上洒满了斑驳的阳光,苏沫心情大好,嘴里哼着歌儿,低头一步踩一个斑点往前走。

喀嚓!

苏沫听到前面有门打开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门后面探出半个身子。

朱课长。。苏沫才想喊,又探出半个身子,王建!苏沫心底一惊,下意识的往走廊上的窗帘后面躲去。

也不知道有没有被看到,苏沫紧张的浑身血液都流到了心脏,身体紧紧的贴在墙上,用前面的窗帘遮住自己,一直听到关门,开门,关门的声音,又过了很久,苏沫才慢慢从窗帘后面探出头,朝走廊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人,才敢走出来。刚才那一幕惊得苏沫所有好心情都没有了,顾不得去院子里转,径直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晓燕还睡着,苏沫悄悄换下外衣,继续躺回床上,这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跳在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下来点,但是心里仍旧反复盘算着有没有被朱课长和王建两人看到。看着旁边熟睡的晓燕,苏沫也不好意思特地喊醒晓燕,然后跟她说刚才撞见的事情。只得一个人在床上辗转,直到门外响起来嘈杂的声音。

“起床了,起床了!”门口是王建的声音。

苏沫听到心下又一惊,皱眉,看了看隔壁床的晓燕,正睡眼松惺的看着苏沫,一脸茫然,问道:“几点了?”

“嗯。。”苏沫拿起床头的手表,看了眼,“8点半了!”

“起床了!赶紧起床吃早饭!”王建的声音不依不挠的。

苏沫看看晓燕,起身,走到门口,清了清嗓子对着门外说道:”王部长,你们先吃,我们刚醒!“

“赶紧,吃过早饭去爬山!”王建在门外嘻嘻笑,苏沫没有听出有什么不对劲。

“大家都起来了,就等你们了”这是张杨的声音。

“好!”苏沫简单回了张杨,再看晓燕,已经在床上坐了起来。

很快的洗漱完毕,苏沫看了看刚才穿的外衣,犹豫了一下,从背包里拿出另一件换上,随晓燕出房间,往楼下的餐厅去。

果然大家都已经在餐厅吃早餐了。

“姑娘们,这里!”只见朱课长朝苏沫她们挥手,苏沫心里一惊,手心都出了汗。不敢抬头直视朱课长,跟在晓燕后面硬着头皮走过去。

看到她俩走来,朱课长指着桌上的粥说道:”赶紧吃吧,这粥香,酱菜也做的不错!”

苏沫默默的坐下,埋头喝粥,偶尔用眼角瞥了几眼朱课长,朱课长如往常一样跟同桌的人说笑,没有异常,苏沫才微微放心,坐正了身子。

吃过早饭,休息了会儿,王建就开始安排一天的行程:上午爬山,中午吃饭,下午去附近的集市买土特产,晚上吃饭,饭后续打牌。

早饭结束,收拾完,十几人一行,就开始出发,安吉盛产竹子,所谓的爬山就是沿着一片竹林往上走,满山遍野的竹子,风吹过的时候,唰唰的响,阳光只能透过缝隙照进来,很凉爽,沿途的溪水缓缓地流,景致盎然。

苏沫、晓燕、陈伟萍三人,聊着公司的八卦,缓缓地往上走,好几次,走远了的王建和张杨都朝她们喊,快一点!

她们三人倒是不着急,走太快容易一身汗,不紧不慢,又能欣赏竹林,三人乐在其中。聊聊天,苏沫也将早晨的事情淡忘了几分。

快到山顶的时候,王建一行都已经是往山下走了,看到苏沫她们,王建停了下来,说道:“姑娘们这是走不动了嘛?”

“当然不是!”陈伟萍反驳道。

“这点路走的也太慢了吧!”王建看着他们直笑,“来!”说着王建朝苏沫伸过手去。

“不要碰我!”王建的手才碰到苏沫的手臂,苏沫大喊了一声,下意识的用力甩开了他的手。

顿时,王建的脸一阵青红,怒气明显在脸上,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哟!姑娘好大的气性,王部长只是想拉你一把!”看到王建的脸约涨越红,还没等他发作,朱课长开口了。

苏沫低头不说话。

“走吧,部长,我们先下去吧!”张杨嬉笑着推着王建往下走,“让姑娘们自己玩!”

朱课长看看王建,看看张杨,又打量了一下苏沫,嘴角动了动,冷冷的哼了一下,跟着张杨一行往下走去。

“你怎么了?”看到他们走远些,晓燕轻轻拉了拉苏沫的衣服,问道。

“没事!”苏沫摇摇头,心下却是有些懊恼刚才的举动。

一路没说话,苏沫对着晓燕和陈伟萍闷闷的朝山顶走去。

爬到山顶,也是一片竹林,在山顶走了一圈,苏沫一行就走下山来在集合点同大家汇合,赶往吃饭的地方,又是一个农家乐。吃饭的时候,苏沫特地坐的离开朱课长和王建远远的,偷偷观察了一下他俩,像似什么都没发生过,有说有笑。倒是张杨凑近了做到了苏沫的旁边,同她们讲了很多笑话。吃过饭,一行人赶往山下的集市。

热闹的集市,挤满了商贩, 卖的都是当地生产的坚果、干菜、腌制食品,甚至还有自己散养的鸡鸭,游客很多,三五成群的再同摊主讨价还价。苏沫向来喜欢这样的集市,民俗的,带有地方特色的,瞬间心情好了起来。

只听见王建在那边说:“你们选自己喜欢的,然后选完了,我这边统一结账!”

“什么?统一结账?“苏沫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向身边的晓燕问道。

“嗯,统一结账,一直这样的!”晓燕笑道。

“这个。。。。。。。不太好吧!”苏沫接上。

“傻姑娘,挑自己喜欢的,又不花你的钱,有啥好不好的!”朱课长在一旁听到了,说道。

“而且,这次王建卖那些折旧的设备,可是卖了这个数呢”朱课长朝她俩摆了摆手掌,脸上大有得意之色。

“五万!“晓燕说道。

“是,十万!”朱课长比划了两次手掌。

“这么多!“苏沫瞪大了眼睛。

“嘘,轻点,别让人家知道了“朱课长赶紧朝苏沫做了做手势,继续说道:”所以,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你们就挑喜欢的买吧!”说完,自己转身就去看商铺里的东西了。

“这么多!”苏沫对着晓燕惊讶不已。

“习惯就好,不过这次却是比以前多,以前基本也就卖个3,4,5万的,这次日本人回去了,一下子搞了10万,王建也厉害的!”晓燕笑笑。

有了朱课长的话,跟着晓燕,苏沫也选了很多土特产,除了活鸡活鸭带起来不方便,几乎把有的东西都拿了一遍,看着大家都大包小包一溜排在旁边等着,王建一家家的结账的样子,苏沫觉得很好笑,再同晓燕她们又吃又聊,心情顿时大好。

回到酒店,时间还早,大家各自散去了房间休息。陈伟萍放好了自己的东西,就到苏沫和晓燕的房间聊天。

聊着聊着,陈伟萍说起了自己入职的经历,原来,陈伟萍的父亲和朱课长的丈夫是同事,所以就拜托了朱课长找工作,后来就来了行政部做行政助理。

听陈伟萍这么说,晓燕朝苏沫抛来一个“原来是这样”的眼神,苏沫看到她的眼神就笑了,也不避讳,告诉了陈伟萍自己的情况。

陈伟萍听了,哈哈笑,说道:“你们课长早就告诉我啦!上班第一天,都说过啦!”

“你们真好!都有熟人介绍!”听她俩这么说,晓燕在一旁幽幽的说道。

“你啊?你是元老好吧!“苏沫从床上扔了一个枕头过去,“矫情!”

“什么元老?我进来都4年了,还只能做工资和交社保,其他的,都不会!”晓燕说道。

“比我会的多了吧?”苏沫赶紧接话。

“好在哪里?你看招聘啊,系统流程啊什么的课长从来不带我的,原来劳务工公司还带我一起,现在也不带了。。。。“晓燕说了一会半,看了眼苏沫。

听了晓燕的话,又看到她撇来的眼神,苏沫心里咯噔了一下,一下接不上话来。平时朱课长都是带着自己做招聘,做体系流程,还去去见劳务公司。。。。

“行啦,你好歹还是做人事的,比我一行政好!”大概是看出了点什么,陈伟萍赶紧岔开话题,随手拆了一包零食,分给大家吃。

打开电话,三人又聊起了电视节目。直到,有人敲了房间门,催着去吃晚饭。、

中午吃的晚,晚饭开的早,苏沫也没有什么食欲,匆匆的吃了点素菜,人多也不好意思离开,只在一旁坐着,听其他人讲话。

“喂,干嘛呢?发呆!”身后突然冒出一个人。

苏沫转头一看,张杨!

“外边空气好,还能看到星星,我们出去坐坐吧?”张杨朝苏沫说道,又朝一旁的晓燕和陈伟萍看了看。

“好啊!”晓燕乐的离开。

“走!”张杨赶紧拍了拍苏沫的椅背,然后朝着桌上的其他人说道:”我带几位姑娘们出去坐坐,你们慢聊啊!”

笑笑,张杨带了苏沫一行除了餐厅。

山里晚上的空气特别清冽,虽然有些凉,但是味道很好闻,青草泥土混杂着不知名的花香,黑暗中有萤火虫飞来飞去,抬头,果然是满天满眼的星星。

“萤火虫,看!我抓了一把!“说话的间隙,晓燕手里已经抓了一把萤火虫,凑到苏沫面前给她看。透过晓燕紧握的拳头,苏沫看到点点的绿色光点在动。

“那边还有好多!“陈伟萍一把拉住晓燕,往更多光点飞动的方向去。苏沫在原定没有跟上,只是抬头看着星空。

“心情了么?“见苏沫没有跟上,张扬问道。

“没事了!”苏沫回他。

“还在为早晨的事情不开心啊?”

“没!”苏沫摇摇头

“王部长人挺好的,就是做事比较急躁,你别往心里去!”张杨说道

“哪里好了?”听张扬这么说,苏沫脱口而出

“嗯?他挺会带人的,教我很多东西,很多事情都放手让我做。”张杨说道。

“真的吗?”苏沫疑惑的看着张杨。

“嗯!这次设备折旧就是王部长让我处理的,还有咱们的活动,王部长也让我组织啊!”张杨朝苏沫扬了扬眉。

“让你一个人做的?”苏沫不置可否地看着张杨

“嗯!”张杨点头,说道:”还不错吧,才进来半年多!”

“行啊,你可以啊!”苏沫朝他竖了舒大拇指

“哟!张杨!你带我们姑娘们干嘛呢?”正说着,朱课长从屋里出来,身后跟着王建。

“哈哈,朱课长,你们姑娘们在抓萤火虫呢!”张杨笑着指了指晓燕和陈伟萍的方向,两个人在抓的不亦乐乎。

“哟,好多萤火虫啊!”朱课长看着黑暗里面的飞来飞去的绿色光点,朝身后的王建说道。

王建也没说话,对着朱课长嘿嘿的笑,眼睛瞥了一眼黑暗里的苏沫和张杨。

本文由作者如果是一原创,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围一桌】及本页链接http://www.wewehr.com/point/3179/

阅读《职殇》系列,点击链接http://www.wewehr.com/user/497/

已有0条评论还能输入2000个字

您还没绑定微博账号,现在就去绑定
    发送私信
    • 发 给:
    • 内 容:
    •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