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标题:
  • 背景
    说明:
  • 匿名  提交

【连载】职殇(18):违反制度的代价等于零

0
2015-08-20 13:19 | 如果是一 | 评论:0

第十七章  违反制度的代价等于零

四车间主任刘大丰来人事部报道的时候,朱课长正在接电话,看到刘大丰,脸色一变,匆匆挂了电话,把他带进了会议室,砰的关上了门。

“好大的火气啊!”苏沫朝晓燕眨眨眼。

“火气不大才怪呢!”晓燕一笑。

“为啥?”苏沫奇怪,问道

“刘大丰是咱们课长的表弟哦!“晓燕朝苏沫摇着头。

“哎哟!我说晓燕啊,我们公司到底是怎么组成的啊?你要不要给我普及普及?”苏沫站了起来,把脸凑到晓燕面前,说道:“不然以后我得罪了哪个领导的亲戚,我都不知道!”

“你?”晓燕鄙视的看了她一眼,“你是前董事长的侄女,人家不得罪你就挺好的了!”

“你都说了,前董事长,县官不如现管!”苏沫坐回位子,“太可怕了,这不是家外企吗?两三千号人的公司。”

“听起来是很好听啊,日企,差不多快有50年的历史了吧,但是你应该知道啊,这个公司从进中国开始,就是和原来的乡镇企业合作的,里面的人都是原来拆迁征地的本地人,学历啊层次本来就不高,现在的部长、课长都是当时第一批进来的人。除了现在是日本人直接管理以外,不就是个乡镇企业吗。。。”

晓燕的一番话,让苏沫心里五味杂陈,之前听到整个公司才五个大学生的时候已经感觉有些失落,这些话让苏沫失落的心变得低落起来。想起最近发生的事情,苏沫坐在位子上,若有所思。

砰,会议室的门突然打开了,响亮的开门声把苏沫吓了一跳。

只看到课长铁青了脸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的刘大丰也是一脸难看的样子。走到座位的时候,朱课长朝刘大丰喊道:“你这个处分,无论如何都是吃定了!”

刘大丰转头看了朱课长一眼,想张口说些什么,又咽了回去,停了停脚步,就快速离开了。

“太不像话了!”朱课长坐在座位上,一脸怒气。

苏沫和晓燕都默不作声,一边做着手里的工作,一边用眼神偷偷的撇一眼课长,又互相对视一下。

一整天的工作沉默无语。

刘大丰的处分很快就张贴在了公司的公告栏里面,中午吃饭的时候,晓燕拉着苏沫过去看。

“哟,才是扣了下半年的奖金啊?”

“把人捅伤了,就赔个医药费扣个奖金就好啦?”

“这处分跟没处分没啥区别嘛!”

挤在公告栏前的员工你一嘴我一嘴的讨论着处分上的内容。

“这个处分是不是轻了点啊?”苏沫悄悄的拉过晓燕,问道:“员工手册上对于员工打架的规定可是直接开除啊!”

“别人可能还会被开除,他?咱们课长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是她表弟啊!”晓燕一脸大惊小怪的表情。

“那员工怎么会服气啊?”苏沫很奇怪明明公司有明文规定,怎么可以不执行。

“这个嘛,你看吧,过两天,处分那张纸拿下来,大家很快就忘记这件事情了!”晓燕拍了拍苏沫的肩,意味深长的说道:“公司啊,可不是你想象的这么简单的!”

果然这才没到两周的时间,先是马力回来上班了,一副安然无恙的样子。第一天进食堂吃饭的时候,员工们还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第二天以后就都平静如往常。又过了两周,公告栏上的处分早就被其他的通知盖掉了。

一场听起来情节离奇跌宕起伏后果看起来很严重的闹剧,就这样草草收尾了。刘大丰和马力、甚至是女主角张兰,竟然中午吃饭的时候一桌还谈笑风生的。这让苏沫觉得不可思议,这是怎么样一种相处方式?

月底的时候,王建来找朱课长,还没开口说事,朱课长就半开玩笑半嘲讽的问他:“你那三个人怎么样了啊?”

王建听了,看看沈晓燕,看看苏沫,说道:”你是做人事的,你不知道,我怎么知道啊!“,随后一阵笑。

“哟,王建你的人,当然你最清楚了”朱课长冷哼了一下,继续道:”下次看看好下面的人,别再闹这样的事情了,难看不难看啊!“

“嘿嘿,你那个。。。也好好管教管教”王建朝朱课长撇撇嘴。

听了这话,朱课长朝王建翻了个白眼不再说话。晓燕和苏沫彼此对望了一眼,默默地做着手头的工作。

看出来气氛有点僵,王建赶紧接上说,“哎哟,我来时跟你商量开心的事情的!“

朱课长没说话,只是抬头看了王建一眼。

“周末的时候,我们生产部和你们部门一起出去玩两天吧“王建说道。

“没预算!”朱课长冷冷的回他。

“嘿嘿,钱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来。。。。”王建坏笑了一声,然后很神秘地凑到朱课长耳边。

本文由作者如果是一原创,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及本页链接【围一桌】http://www.wewehr.com/point/3140/

阅读《职殇》系列点击链接http://www.wewehr.com/user/497/

已有0条评论还能输入2000个字

您还没绑定微博账号,现在就去绑定
    发送私信
    • 发 给:
    • 内 容:
    •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