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标题:
  • 背景
    说明:
  • 匿名  提交

【连载】职殇(11):痛并快乐的季节,令人尴尬的对话

0
2015-08-04 22:19 | 如果是一 | 评论:0

第十章  痛并快乐的季节,令人尴尬的对话

毕业季很快就过去了,拿学位、拍照、整理寝室,小英在老城区的平房里租了一间10平米的房间,一张床、一个柜子,也就容不下太多东西了。老旧的洋房二楼,阳光下昏暗的楼道堆满了杂物,厨房和厕所都是公用,苏沫帮小英搬家的时候,看到这样的环境不禁咋舌。小英却是很满意,每月400的房租还含了水电煤,虽然走到地铁还有10分钟的路程,好歹也算交通方便。

在附近吃过简单的晚餐,苏沫将小英送到了楼下,看她的身影转弯消失,涌上来的感受有些复杂,失落、不安、兴奋、期待、激动、惶恐、大家都进入到了下一个开始,未来会怎么样不得而知,惶惶不安的,是苏沫对未来的不可预知,依依不舍的,是苏沫对校园简单生活的留恋。

进入7月的上海,潮湿多雨,黄梅天总是停滞不前,气候粘人,拿了毕业证和学位证,沈晓燕给苏沫签完了劳动合同,苏沫从实习生转成了正式员工,除了更换了工卡,连享受的福利待遇也变了。看到系统里面自己的合同属性,苏沫有一些小兴奋。

公司也正是进入了搬迁的准备中,苏沫同沈晓燕去看过新的工厂,在王桥加工园区的新厂房五层楼,很大,还留了足球场和篮球场,绿化也是覆盖了很大的面积。苏沫很喜欢,看着绿油油的一片,心情舒畅,比起现在靠近居民楼的高层办公楼,新建的厂房宽敞明亮,只是交通非常不方便,好在公司里面,除了苏沫,交通不方便的大多数,行政部开始统计名单,安排班车。

整个7月,苏沫都在打包资料,苏沫没想到一间公司能有这么多的资料,一箱接着一箱,就光人员档案都已经打包了十几箱,沈晓燕还能源源不断的从档案室搬出需要打包的资料。让苏沫相当的咋舌。

8月的时候,开始陆续往新工厂搬迁,顶着下午2、3点的太阳,苏沫每天固定两个来回,扛着半人高的箱子上上下下,帮忙运输的司机忍不住问她:“姑娘,你们部门没有男的吗?“

“没有啊,除了我,就剩课长和另一个姑娘了!”苏沫说着,正往车上放箱子。

“那她俩咋不来一起搬?”司机好心的托起了苏沫手里的箱子。

“一个很忙啊,那课长。。。她是课长嘛!”苏沫无所谓的朝司机笑笑。

“那也不找别的部门帮下忙?”

“别人也忙呢!师傅,好了!“苏沫停下来,钻进副驾驶,超司机喊道,”走啦!早去早回!“

通往新工厂的路也才新建完毕,两旁还留着大片的农田和房舍,白茫茫的阳光下格外的耀眼,苏沫很享受每天离开办公室的这段时间,看着路边的风景,没有资料,没有人,安静,自由。

9月的时候,苏沫已经开始在新工厂办公了,人事部和行政部在一楼朝南的区域圈了一片办公位,独立的,半开放的,门口挂了”综合管理部“的牌子。里面的同教室一样,讲台的位置是部长,然后往下第一排是课长,下来是副课长,再下来就是职员,位置的排列可以让部长、课长一抬头就看到所有人的动作。

第一眼见到部长的时候,苏沫把他当作了日本人,矮、胖、金丝眼镜、工作服,不拘言笑,一脸严肃。直到他说话,一口浓重本地口音的国语,才让苏沫恍然大悟。

“这就是苏柳舫的侄女”朱课长亲热的拉起苏沫的手,介绍道:“苏沫,这是徐部长,才从日本出差回来。跟你大伯很熟。”

“你好,徐部长!“苏沫恭敬的喊了下。

“你就是苏沫啊,都这么大了啊,“徐部长,上下打量着苏沫,说道:”之前听你大伯谈起,还是在念大学,现在都毕业了啊,听说是你们苏家第一个大学生啊!“

“嗯嗯!”苏沫不知大如何接话,只得点点头。

“你爸还好吗?听说病了很久?”徐部长问道

“嗯,挺好的,谢谢部长关心”苏沫含糊的回答,希望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学什么专业的?”

“工商管理!“苏沫吁了口气,还好没有再问下去,关于父亲,这是苏沫最不愿意谈起的话题。

“好,这个专业好!以后跟着朱课长多学习啊!“徐部长走上前,拍了拍苏沫的肩。

”嗯嗯!“苏沫努力点着头,突然瞥见旁边的晓燕朝她吃吃的笑。

笑什么?苏沫心里暗自奇怪,朝晓燕做了一个疑惑的表情。

看到苏沫的表情,晓燕的眼睛朝徐部长瞟了瞟。

苏沫看看徐部长,看看晓燕,一脸的茫然。

本文由如果是一原创供稿,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及本页链接【围一桌】http://www.wewehr.com/point/3101/

阅读《职殇》系列文章,请点击链接http://www.wewehr.com/user/497/

已有0条评论还能输入2000个字

您还没绑定微博账号,现在就去绑定
    发送私信
    • 发 给:
    • 内 容:
    • 发送